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挣的博客

 
 
 

日志

 
 

苦难 爱情 与男神  

2014-10-06 00:04:00|  分类: 萧红,黄金时代,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苦难 爱情 与男神 - 王挣 - 王挣的博客

苦难 爱情 与男神 - 王挣 - 王挣的博客

苦难 爱情 与男神 - 王挣 - 王挣的博客

苦难 爱情 与男神 - 王挣 - 王挣的博客

苦难 爱情 与男神 - 王挣 - 王挣的博客

苦难、爱情与男神
刚才跟我妈去看了「黄金时代」。作为生长在哈尔滨的老文青和小文青,是必须要为这部电影贡献票房的。三个小时并不觉得冗长,甚至很多我想知道的情节并没有看到,比如她跟鲁迅先生的绯闻。对于想了解萧红人生的人这部电影是一个绝好的清晰的纪录片似的真实还原,舞台剧式的人物的独白全部都原文丝毫不差。但对于没有读过萧红的书或对她的文字无感仅冲着明星阵容去的人坐沙发上仨小时无疑是一场折磨。
从头到尾心情都别沉重。这个才华横溢的女人经历的苦难实在太多了。电影里展示的已经是美化过的经过艺术处理的苦难了,至少哈尔滨小旅馆里的床和墙绘都显得很好看。有些二萧苦中作乐的情节引起笑场,我丝毫也笑不出来,几次哽咽。而回头一看我娘已是泪流满面。
我记得我上小学时就在我妈的床头柜上看到过萧红的「呼兰河转」,我随手翻过,没兴趣读下去就搁下了。真正再读「呼兰河传」和「生死场」是在高中,我那会儿阅读习惯和阅读量都是极好的,还会把文字特别好的描写精彩的句子用笔划道,或者抄在小本子上,用于写作文借鉴。那会儿就觉得萧红对文字的组合能力太棒了。对于苦难人人都会写,却没有人能够像她描写得那么痛彻心扉。她的才华胜过张爱玲,之所以没有张爱玲知名度高是她的文字都是大段大段地营造氛围,而张爱玲是有些无须上下文单摘出来就不错的佳句通俗易懂广为流传。
文字的力量是无穷的。
若不是文字的魅力,永远无法想象在那样的年代,一个冲破世俗底线特立独行从东北农村里逃出来的弱女子,会让鲁迅先生亲自会见,留宿家里,鼎力相助。在她死后,文人们为她写回忆录纪念她。矛盾先生也她写下沉痛惋惜的文章并去香港浅水湾看望她的坟墓。
这个传奇女子在今天看来就是个典型的女文青。才华横溢,心高气傲,不安份,不妥协,向往自由,向往爱情。心比天高,命比纸薄。表现的行为是抽烟,喝酒,离家出走,逃了婚却又跟未婚夫同居,骗了彩礼又逃走,未婚先孕,怀着孕又乱搞。这在当时对于一个女子来说是惊世骇俗的。她的个人行为使得整个家族身败名裂,在整个呼兰县颜面扫地,不得已举家迁走。现在的萧红故居却成为了全县乃至全市的骄傲。我前两年跟老弛还特意回哈尔滨去了趟萧红故居,看了呼兰河。萧红的老家虽说是地主,但只有两间简陋的泥草屋,土炕,家徒四壁。旁边萧红纪念馆却修得气派豪华,满墙放大的照片陈列各种等大的蜡像,是这个地区最引以为傲的纪念馆。老弛说,萧红是个聪明的女人,她知道自己有才华,知道自己在这穷山沟就是死路一条,必须要到大城市去才能让才华发扬广大。所以她不惜任何代价地到大城市去,去哈尔滨,青岛,上海,香港,去社交去结识文人朋友,尤其是跟自己的男神鲁迅见面。没有鲁迅,也就没有萧红。
能够见到自己的男神鲁迅,这对于萧红来说无论经历多少苦难都是值得的。她到底跟男神有没有过什么,恐怕只有当事人两个人知道。但在先生死后,萧红痛不欲生,她写的回忆鲁迅先生的文字字字真切,她记得先生的一切小细节,她为先生而打扮自己,先生的一颦一笑一句鼓励都是她的动力。无疑萧红是爱鲁迅先生的。而先生也是对她多少动心的。许广平对萧红也是有颇有微词。
至于她爱她逃婚的未婚夫吗,真的爱箫军吗,或者爱端木吗?可能都没有那么爱。只不过这些男人恰好地出现在她身边,恰好帮她渡过难关,给了她救命稻草。未婚夫说帮她付哈尔滨旅馆的钱,所以她跟逃了婚的未婚夫上了床,欠了六百大洋后未婚夫说回家取钱就再也没露面。箫军夸她有才气她又跟箫军上床,箫军的大男子主义,三番四次劈腿,常对她拳脚相加。端木自私虚伪,自己逃到重庆,在香港萧红弥留之际却没有在她身边,萧红对端木只不过对于她怀了箫军孩子依然娶她而充满感激罢了。很多人物的负面在电影里都没有展现,每个人物都是相对中立的。
萧红可以承受一切肉体上的苦,可以忍受饥寒交迫,四处漂泊,以忍受怀着孕睡在报社的地板上,可以忍受生下两个孩子一个死掉一个送人。却受不了精神上的苦和心灵上的饥饿。她对于肉体的痛苦似乎是麻木的,就像她在「生死场」里描写的金枝的孩子被丈夫一气之下摔死却不觉伤心一样麻木。她认为最重要的事情,是可以安安静静地写作。其他的都与她无关。战争与她无关,环境与她无关,政治与她无关。甚至自己的身体也与自己无关。
「窗上洒著白月的当儿,我愿意关了灯,坐下来沉默一些时候……是的,自己就在日本。自由和舒适,平静和安闲,经济一点也不紧迫,这真是我的黄金时代,是在笼子过的。从此我又想到了别的,什麼事来到我这里就不对了,也不是时候了。对於自己的平安,显然是有些不惯,所以又爱这平安,又怕这平安。」
  评论这张
 
阅读(8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